一了百了?

    她该不会想不开吧?

    苏漾脸色瞬变,当即就将乔乐菱的电话拨了出去,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

    关机了。www.qingshuang.me

    竟然关机了。

    苏漾心中不详的预感更甚,急忙扫了码付款后,提着粥转身朝外跑。

    买粥的地方就在医院附近,她一路狂奔进了医院,等她来到病房,果然病床上并没看见乔乐菱的人,洗手间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立刻又跑去了护士站,气喘吁吁问:“6号病房的病人呢?”

    “没在病房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在洗手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都找过了,她手机也关机了,她受了刺激,我担心她想不开。”苏漾打断护士的话,“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找一下。”

    护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吓得脸色都变了,立刻叫上同事帮着一起寻找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找得焦头烂额的时候,苏漾听见从电梯里出来的人说,“吓死人了,竟然有人要跳楼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该不会是得了绝症吧?”

    苏漾的心狠狠跳了一下,抓住其中一个人问:“谁要跳楼?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,就在我们这栋楼的楼顶,现在楼下站了不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漾没再继续往下听,转身进了电梯,按了到达顶楼的数字键,到达之后出了电梯,找到消防通道,进入消防楼梯,来到楼顶天台,看见乔乐菱坐在天台边缘,她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。www.feihua.me

    怕吓着乔乐菱,或者引发她更激动的情绪,苏漾努力压制内心的慌张和害怕,轻轻呼出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,然后语气自然开口,“乐菱,我给你买了白粥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乔乐菱闻声回头,眼眸发红看着从门口朝她走来的苏漾,“漾漾,我想到忘记他的办法了,活着我无法将他从我的骨血里分离出来,只要我死了,一切就都归零了。”

    苏漾缓步朝她走近,“瞎说什么呢,快下来,我们回去喝粥,不然一会儿粥冷了就不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喝粥,我是故意骗你离开的,你别过来,我不想你看见我死时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苏漾身侧的手指蜷紧,努力克制自己想快步跑上去的冲动,她害怕她的冲动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    她依言停住脚步,“你如果死了,你爸爸怎么办?他就你这一个宝贝女儿,你忍心让他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吗?”

    乔乐菱想到自小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爱的爸爸,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,目光心疼、无助,最后都化成了丝丝缕缕的绝望,“长痛不如短痛,与其我活着让他操心和蒙羞,不如死了好,他没了我这个女儿,才能保住他的一世英名。”

    爸爸雄才伟略,运筹帷幄,将乔氏财阀打理得井井有条,在商圈是鼎鼎大名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而她,作为他的女儿,既没有出色的商业头脑,也没有杰出的才能和野心。

    她只想嫁给宋时璟,与他白头偕老,将乔氏财阀都交给他打理。

    圈内都知道她喜欢宋时璟,追在他身边十年,死皮赖脸想嫁给他,她给爸爸丢尽了脸面,她不配做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她死了,爸爸肯定会伤心,但伤心过后应该也是一种解脱吧。

    “没有不让父母操心的孩子,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特别能理解你爸爸的心情,我敢肯定,他最在乎的绝不是那些虚名,而是你这个宝贝女儿,你若离开,他肯定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乔乐菱流着泪低声喃喃,“会生不如死吗?”

    可是……“漾漾,我追了他十年,我好累,如今他有了妻子,我做不到去祝福他,只有死了,什么都看不见,我的心才不会痛,十年的痴念才能解脱。你这么好,你帮我好好劝劝我爸爸,让他别为我这个不孝女伤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,我不答应。”苏漾一边和她说话,一边缓缓小步朝她走近,“或许宋时璟根本没有妻子,他只是想让你死心,才故意那么说,你却因为他的一句随口之言,丢了性命,抛弃养育你二十几年的父亲,你觉得你这么做对吗?”

    乔乐菱微怔,“没有妻子?”

    “对,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身边有女人?”

    乔乐菱想了想,摇头,“没有,时璟不近女色,连身边的秘书和助理都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随即她绝望的眼中浮现一抹希望,“时璟在骗我,他在骗我对不对?”

    苏漾见她眼里有了光,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谎,可此时为了打消她轻生的念头,只能点头,“对。”

    乔乐菱流着泪笑了,“时璟骗我的,他骗我的,他没有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什么,嘴角的笑又退去,表情立刻变得忧伤难过,“可是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像假话,他还说他和他的妻子五年前就认识了,他说他爱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她手捂着钝痛的胸口,哭了起来,“他爱她……爱……他竟然会用这个词……我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任何女人……我从未奢求过他会爱上我……我只希望能一辈子留在他身边,哪怕他只是将我当妹妹,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就好……可他却告诉我,他爱她……他爱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完抬眸看向苏漾,见苏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面前,她立刻将身子挪了挪,“你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漾吓得脸色发白,立刻不敢再靠近,“我不过去,你别动。宋时璟没有妻子,他肯定是不想你将时间浪费在他身上,故意说那些话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骗我的?”

    “对,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近他真的很反常,过年,新年我都没见到他,他以前不会消失这么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有事耽搁了,纪明渊除夕夜逃了,逃去了京都,我老公初一一大早就出门了,我想宋时璟应该是在帮着警方抓捕纪明渊。”

    纪明渊是被宋时璟和纪承洲的堂弟纪长卿联手制伏的,这事乔乐菱知道,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苏漾朝乔乐菱伸出手,“来,我扶你下来,我陪你一起去找他问清楚好不好?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