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下意识看了一眼乔乐菱,然后将电话挂了。www.shiyange.com

    乔乐菱辣得直吐舌头,“谁的电话,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“骚扰电话。”

    乔乐菱笑了一下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苏漾刚放下手机,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乐菱涮着火锅,“接吧,我刚都看见了,你老公的电话,我没那么脆弱,刺激不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苏漾倒不是怕刺激乔乐菱,而是她明知道打电话过来的那个人就是乔乐菱一直在找的人,可她却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就觉得自己有点残忍,对朋友不真诚,她心虚,愧疚。

    不过乔乐菱都这样说了,她再不接反而不好,只好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要吃饭了。”男人低沉的嗓音通过电流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乐菱来了,我陪她在外面吃,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出面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家陪孩子吧。”苏漾说完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乔乐菱边用手扇着红通通的嘴巴,边将涮好的菜往嘴里送,“你老公不是和时璟关系挺好的吗,你帮我问问他知不知道时璟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应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问,怎么知道他不知道?”

    苏漾语滞一瞬,“先吃饭,一会儿我帮你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火锅吃到一半,乔乐菱觉得肚子隐隐作痛,但她忍着没吱声,还一个劲的往嘴里塞东西。

    到后来,苏漾发现她的不正常,“你怎么脸色发白,满头大汗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乔乐菱疼得实在受不了了,放下筷子,看着苏漾说:“可能得麻烦你送我去医院了。www.chunhui.me”

    苏漾立刻起身,扶着她出门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胃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胃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吃这种变态辣?”

    乔乐菱脸色苍白看着苏漾笑,“如果时璟在桐城,知道我病了,他应该会出现的吧?”

    苏漾眉头蹙了起来,“你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,拿自己的身体堵他会不会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见不到他,我真的会疯,漾漾……”乔乐菱感觉每走一步像有人拉着她的肚子使劲往下拽,那种拉扯太疼了,疼得她话都说不出来了,脚也迈不动道了。

    苏漾慌忙朝四周喊:“服务员,服务员麻烦过来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最后乔乐菱是被苏漾和服务员一起抬上车的。

    乔乐菱躺在后座上,拉住苏漾的手,“别担心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人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疾驰来到附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乔乐菱被推进了急诊手术室。

    苏漾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纪承洲的电话,“乐菱进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她吃麻辣火锅,胃疼,晕过去了,你过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不久后,医生出来,“病人本来胃就不好,怎么还能吃辛辣食物,引发了胃出血,对她本就虚弱的胃损伤很大。”

    苏漾焦急道:“她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胃病更严重了,以后得好好养着,否则就有胃穿孔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医生。”

    病房。

    乔乐菱悠悠转醒,首先入目的是针剂瓶,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明,看见一张棱角分明日思夜想的脸,面露惊喜,“时璟。”

    苏漾见乔乐菱要起来,立刻过去扶她,然后在她身后塞了两个枕头垫着,“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乔乐菱握住苏漾的手,“是你老公帮忙找到时璟的吗?”

    这问题让她怎么回答?

    她老公就是宋时璟啊。

    男人低沉的嗓音替她解了围,“胃不好为什么还要吃辣?”

    语气明显染了责备。

    乔乐菱看着男人俊逸出尘的脸,瞬间红了眼眶,“我想你,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苏漾虽然知道乔乐菱这样折腾自己是为了见宋时璟,可亲眼看见别的女人对自己老公说,我想你,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。

    于是找了一个借口,“你们聊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然后抬脚朝病房门口走。

    宋时璟看了苏漾一眼,她目不斜视直接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时璟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?”乔乐菱目光委屈看着宋时璟。

    宋时璟淡声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就是躲着我,我到处都找不到你,你就这么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忙,没工夫躲你。”

    乔乐菱才不信,之前公司都放假了,他忙什么,“那你告诉我,你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无需向你交代,一会儿我给你订机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。”乔乐菱打断宋时璟,泪光盈盈看着他,“你每次就知道赶我走,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深邃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男人即便一句话不说,那深沉的目光也给人极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乔乐菱有些胆怯,但好不容易见到他,她怎么可能走,只好找借口,“我是来看漾漾的,你没有权利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似乎赞同她的说法,点了一下头,“我回京都,你留下想住多久住多久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乔乐菱立刻扯了手上的针头,下床,拉住宋时璟的手臂,“你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垂眸见拉着他手臂的手,手背上冒出一串血珠,眉头立刻蹙了起来,抬眸看向乔乐菱,眸色霎时冷沉,“胡闹!”

    乔乐菱被他清冷的样子吓得身子一抖,立刻松开了手,目光乞求看着他,小声说:“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抬脚朝门口走。

    乔乐菱以为他要走,情急之下从背后一把抱住他,哭着说:“时璟,你别走,求求你别走,我骗你的,我是来找你的,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伸手去拉腰间的手。

    乔乐菱双手交缠抱住,就是不松开。

    宋时璟索性不拉了,只冷冷说:“乔乐菱,放手。”

    连名带姓喊她名字,他肯定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是乔乐菱此时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,她紧紧抱着他,哭着摇头,“我不放,放开你又不见了,我不要见不到你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眉头蹙得紧紧的,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,转过身,神情淡漠看着她,“乔乐菱你听好了,一直以来我只将你当妹妹,如果你还要这样胡搅蛮缠,那就是想将我们之间最后的兄妹情分也耗尽,届时,你于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,对待陌生人我可不会像现在这么客气。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