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并没有苏醒的迹象。”一番检查后黎修洁说。

    他是纪承洲的私人医生。

    桑浅蹙眉,“可我刚刚明明看见他睁开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睁开眼睛并不意味着苏醒,植物人睁眼是无意识的,而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睁眼。”

    不是第一次?

    桑浅正疑惑,身旁响起一声叹息,她转头见陈秋容满脸失落的看着床上的纪承洲,“我以为冲喜了,这次会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黯淡的摇摇头,又重重的叹息一声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黎修洁视线指了一下床头柜上的水盆,问桑浅,“你刚在给他擦身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黎修洁眼中快速闪过一抹了然,沉默一瞬,说:“其实刚才他的睁眼是有意识的。”

    桑浅吃惊又疑惑,“那你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见了,老夫人非常希望承洲能醒过来,虽然他有了一点意识,但我无法保证他会彻底恢复意识,更不能保证他一定会苏醒,与其给老夫人希望,再让她失望,不如等真的有把握承洲能醒了,再告诉她,毕竟老夫人年纪大了,反复折腾我担心她无法承受。”

    桑浅点头赞同,“还是黎医生思虑周全。”

    黎修洁轻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无框眼镜,“他刚才睁眼是因为你要给他擦身子,他或许是在表达他的抗拒。”

    桑浅,“……”植物人还会抗拒?

    黎修洁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,又道:“承洲没出事前就特别不喜欢女人碰触,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他潜意识里发出的抗拒信号。”

    桑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擦身体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桑浅瞬间领略,“我会和奶奶说,我没这方面的经验,未免弄伤他,以后还是让护工帮他擦洗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谢谢桑小姐了。”黎修洁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桑浅突然想到一件事,犹豫一瞬,有些不好意思的问:“像他这种情况……那方面……会有反应吗?”

    黎修洁一时没听明白,“哪方面?”

    桑浅脸微红,视线指了一下纪承洲下腹某处。

    黎修洁镜片后的眼睛猛然膛大,“你见过他有反应?”

    桑浅点头将昨晚不小心按在他那处的事和黎修洁说了,说完脸颊已经红透。

    黎修洁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纪承洲小时候无意间撞见了他父亲和女人苟且,而那个女人并不是他的母亲,自此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。

    导致他长大成人后对男女之事十分厌恶,对女人的碰触也异常抵触,已经有了严重的性功能障碍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竟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新婚妻子有反应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黎医生?”

    黎修洁回神,压下内心的激动,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,“我想再给他做一个更详细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黎修洁见桑浅站着不动,用视线指了一下纪承洲下腹某处,桑浅瞬间明白,红着脸说:“那我不打扰你做检查了。”说完快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黎修洁将门落锁,回到床边,“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睁开眼睛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黎修洁迫不及待的问:“她刚说的是真的?你对她有反应?”

    纪承洲解开上衣,他壁垒分明的胸膛立刻露了出来,胸口中间几道血色痕迹有些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这是被谁伤的?”黎修洁大惊。

    “昨晚桑浅挠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她为什么对你一个植物人下此狠手?”

    “昨夜我以宋时璟的身份去尊典办事遭人算计,正好碰见桑浅,找她当了解药。”纪承洲一句话将昨晚的事概括了。

    黎修洁却觉得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,好一会儿才消化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有一堆的疑问,却知道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,“我还以为苏漾会是你此生唯一的女人,没想到五年过去,你还能对别的女人有反应。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