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漾抱着女儿回到床上,给她擦干眼泪,盖好被子。www.yufouwx.com

    “妈咪,你刚刚去厕所了吗?”

    苏漾看着女儿哭红的眼睛,心疼又心虚,“嗯。”

    晚晚将手里的手机递给苏漾,“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女儿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,她太投入竟然一点也没听见,她愧疚亲了亲女儿的额头,“谢谢宝贝,睡吧,妈咪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晚晚乖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苏漾看了一下手机,是乔乐菱打来的电话,怕吵着女儿,她没回电话,而是微信回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【找我有事吗?】

    对方很快就回了,没说什么,只发了一连串大哭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苏漾:【怎么了?】

    乔乐菱:【我怀疑时璟在外面有女人。】

    苏漾看见这条信息,心里猛然咯噔一下,差点忘了宋时璟就是纪承洲,他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吗,那个女人就是她。

    而且不光有女人,连孩子都有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她不知道该怎么回信息。

    很快乔乐菱接连发了好几条信息过来。

    【我爸公司的年会他没参加,他自己公司的年会也没出席,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,我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了。】

    【我以为他再忙,除夕总是会休息的吧,可是我找遍他所有的住处都没找到他的人,他一定是外面有了女人,陪外面的女人跨年去了。】

    之后又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包过来。

    【他以前每年新年都会亲自来给我爸拜年,今年他竟然让陈冰过来送礼,而他只是发了一条信息给我爸拜年。www.liutushu.com还有,初五璟盛集团新年第一天开工,他也没出现,你说这是不是很反常?】

    苏漾心说,新年纪承洲忙着抓捕纪明渊呢,哪里有时间去拜年。

    【你怎么不回我信息?不会睡着了吧?】

    苏漾看着这条信息,叹息一声,开始在屏幕上打字,【没有,我在听你说。】

    【那你给我分析分析,时璟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?】

    苏漾看着这条信息,又不知道该怎么回了。

    那端见她没回,发了一个嚎啕大哭的表情包过来。

    【你一定也觉得我说得很对,是不是?】

    苏漾犹豫两秒,戳字回复,【是,所以你还是放手吧,他真的不适合你,你这么优秀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真心爱你,且心里只有你的男人。】

    【别人都不行,我只要他,十年,他已经刻进我骨子里了,没有他,我会死的,你以后别劝我了,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。】

    苏漾看着这条信息,心里霎时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【我一定要找出那个狐狸精,我倒要看看能让时璟动心的女人到底是何方妖孽。】

    苏漾,“……”

    狐狸精?

    妖孽?

    都不是,她就是一个长了两只眼睛,一个鼻子,一个嘴巴,两只耳朵再正常不过的女人。

    【我决定了,明天去桐城,找出那个狐狸精!】

    苏漾看着乔乐菱发来的信息,愣了一下,赶紧打字问她,【你怎么知道狐狸精……】

    不对,她才不是狐狸精。

    她立刻竟狐狸精三个字删除重新继续编辑,【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人在桐城?】

    【我仔细捋了捋,发现近几年时璟出差最多的地方是桐城,老往桐城跑,肯定是在那里藏了人,不然一个小城市,哪里值得他去那么勤?】

    【这次过年也不见人影,说不定就是躲在桐城陪那个狐狸精。】

    【对了,漾漾,你就是桐城人,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关于时璟的风声?】

    苏漾心虚打字,【没有。】

    【他行事向来谨慎,你不知道也正常,还得我亲自去捉奸,正好我也去看看你和两个小宝贝。】

    【明天几点的飞机?我去接你。】

    【买了票再告诉你。】

    【好。】

    苏漾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纪承洲冲了个澡从卫浴间出来,来到床边见女儿已经睡着了,“又惊醒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被电话吵醒的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掀被上床。

    苏漾被他身体里冒出来的冷气冻得直哆嗦,“你怎么这么冷?”

    “冲了个冷水澡。”

    苏漾想着刚才那情形,忍不住想笑,可想到乔乐菱又笑不出来,“电话是乐菱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淡淡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她说很久没见你了,怀疑你在外面有女人,要来这里捉奸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神色微顿,伸手去拉苏漾的手。

    苏漾避开了。

    纪承洲以为她生气了,“我对她的态度,你知道的,只是将她当妹妹,从来没有任何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苏漾想起之前自己还撮合过乔乐菱和宋时璟,甚至还教她扑到宋时璟,也替她单方面深情付出的感情,在宋时璟面前打抱过不平。

    想想不禁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还好宋时璟心志够坚定,不然她就真的亲手将女人往自己老公怀里推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是不放心,等她来了,我亲自将双重身份的事告诉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苏漾打断纪承洲,“她对你用情太深,你这样直接告诉她,她肯定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爱了十年的男人,已经结婚生子,而且那个女人还是她一直诚心以待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太过残忍,换成是谁也无法接受,更何况乔乐菱将宋时璟当成她生命的全部,她说了,没有他,她会死。

    纪承洲倒不是担心乔乐菱能不能接受,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应过她的感情,他也没觉得她对他的感情能有多深。

    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千金小姐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突然他成了那个特例,成了她的要而不得,她难免心生执念。

    只要将事情讲清楚,断了她的幻想,她自然会放弃这份不切实际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是纪氏集团这边分离宋氏产业的事情还没处理好,现在公开他宋时璟的身份,有害无利。

    但为了不让苏漾生气,他可以冒险公开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她也不同意公开,他自然不会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只有你,你别生气。”纪承洲又去拉苏漾的手。

    苏漾再次避开,“我没生气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纪承洲对乔乐菱没有任何男女之情,她有什么好生气的?

    “你没生气你干嘛不让我拉你的手?”

    “你手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,“……”他还以为老婆大人生气了。

    苏漾眼中透着思量,“你说我们应该怎么才能在不伤害乐菱的情况下,让她自愿放弃你?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