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浅微怔,他怎么会给她打电话?“陈助理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宋总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?

    睡了朋友的妻子,他还有脸见她?

    “抱歉,我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宋总说你不来,你新婚夜那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陈冰没再说,但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威胁她,又威胁她。

    桑浅内心的怒火哧溜一下窜了上来,有些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要照顾我丈夫,抽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十点尊典会所1209房间。”

    陈冰说完这句话直接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桑浅听着嘟嘟的忙音,气得差点将手机摔了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见什么见?

    谁想和他见面?

    厚颜无耻!

    桑浅气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了好一会儿才将心里的怒火压下去,走到床边,看着床上安静沉睡的纪承洲,新婚夜绿了他的那股愧疚感又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在床边坐下,用棉签蘸了温水在纪承洲唇上已经结痂的伤口上润了润,之后又给他按摩了一下手脚疏通血脉,这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桑浅来到尊典会所的时候陈冰已经在大厅等候。

    “桑小姐,这是房卡,你先上去,宋总稍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桑浅接过房卡,“宋时璟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陈冰摇头,“宋总的事我无权过问。”

    桑浅来到1209,将套房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,上次黑灯瞎火,她没看清楚,这会儿看见房间里的装修,忍不住咋舌。

    黑白灰的格调,简单大气,看似低调,可每一样摆设和家具都透着奢靡。

    真皮沙发,波斯地毯,繁复的水晶吊灯,墙上名贵的字画,就连玄关柜上的小摆件都精致得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最让人意外的是,房间虽然干净整洁,却处处透着生活的气息,书房里琳琅满目的书籍,书桌上的电脑,厨房齐全的厨具……

    看着不像酒店,倒有点居家的意味。

    宋时璟该不会在这里常住吧?

    桑浅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,璟盛集团的总部在京都,但桐城也有分部,估计这里是他来分部出差时的落脚点。

    正想着,门口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桑浅走过去,见宋时璟在玄关处换鞋。

    男人一身黑色西装,一丝不苟,低调的品质感,与生俱来的的矜贵。

    弯腰时,拉紧的西装勾勒出修长流畅的身材线条。

    她微笑打招呼:“晚上好啊,宋总。”

    音调慵懒,细听之下不难听出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宋时璟起身穿着拖鞋朝桑浅走近,“桑小姐很准时。”

    桑浅恨不得将宋时璟狠狠揍一顿,但经过上次,她知道,她不是他的对手,压制怒意,嘴角的笑反而深了几分,“宋总相邀,岂敢延误?”

    “挺识时务。”

    桑浅捏了捏拳头,嘴角的笑险些维持不住。

    宋时璟走到桑浅身旁停住脚步,“桑小姐似乎心情不佳?”

    桑浅,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止心情不佳,她现在简直想杀人!

    突然她看见宋时璟的嘴,微怔,“你的嘴怎么也受伤了?”

    宋时璟修长的手指从薄唇上轻轻抚过,嗓音轻佻,“怎么,难不成桑小姐觉得我只有你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桑浅心中的好奇瞬间转化成怒火,脸色冷了下来,“宋总说话请注意分寸,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解开西装扣子,脱下外套拎在手里,里面的白衬衫,干净挺阔,压在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裤里,更显得他肩宽腰窄。

    他又朝桑浅走近几步,“都睡过了还没关系?”

    桑浅蹙眉往后退了几步,“说话就说话,你脱衣服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时璟长臂一伸,将桑浅半抱在怀里,“在桑小姐眼里,怎样才算有关系?”

    男人身上干净清洌的味道瞬间钻进桑浅的鼻息,她脑中控制不住闪过那晚两人在一起的画面。

    心跳瞬间失去了原有的频率,脸也控制不住的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奈何身后是墙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桑浅拧眉看着面前身形挺拔的男人,“我既然敢来,肯定有所准备,你如果敢对我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宋时璟突然俯身。

    桑浅吓得话都顿住了,忙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,语气再也没了之前的淡定,“宋时璟,你别乱来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宋时璟看着面前如受惊小兔般的女人,眼底有笑意缓缓铺陈,将外套挂在她身后的衣帽架上,转身朝客厅沙发走去。

    桑浅怔了一瞬,回头看向身后,是一个衣帽架,他的西装挂在上面,所以他刚才只是想挂衣服?

    桑浅本就发热的脸瞬间一片滚烫,真是的,挂衣服不会说一声吗?

    害她以为……

    “桑小姐以为我刚才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低沉的嗓音从客厅传来。

    桑浅,“……”这个男人明知道她误会了,还故意问出来让她难堪。

    一点也不绅士。

    桑浅抬手捋了一下耳边的碎发,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秉着‘我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’的原则,若无其事般走到宋时璟对面坐下,“宋总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宋时璟挑眉看向桑浅,“不喊宋时璟了?”

    桑浅,“……”这个男人、怎么这么讨厌!

    宋时璟长腿随意交叠,偏头点了一根烟才开口,“以后每周一、周四,你抽两个小时陪我……”

    桑浅哧溜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怒气腾腾望着对面悠闲抽烟的男人,“宋时璟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宋时璟吐出一口青白烟圈,施施然看向桑浅,“我哪里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桑浅顿了一下,有些说不出口,但既然他不要脸,她还顾忌什么,于是冷冷道:“那晚我是受你逼迫,但如果宋总以为我以后还会和你发生些什么,想都不要想!

    不要说你是璟盛集团的掌权人,即便你是天皇老子,我也不稀罕!

    我之所以今晚会赴约,就是想和你把话说清楚,从今往后,你是你,我是我,我们毫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你抽两个小时陪我办公,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陪你办公?”

    宋时璟点头,颀长身躯慵懒靠在沙发上,好整似瑕看着桑浅,“不然桑小姐以为我让你陪我做什么?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