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漾挽唇轻笑,“晚晚胆子小,我再陪她睡几天。www.jiuwangwx.com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已经不惊醒了吗?”纪承洲说着俯首吻住苏漾的唇,撬开她的牙关,扫荡一番后,目光炙热看着她,“今晚陪我睡。”

    苏漾被吻得脸色发红,她转头看了一下女儿,似乎睡得挺安稳的,应该没事了,双手攀上纪承洲的脖子,“你抱我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揭开她身上的被子,一手穿过她后脖颈,一手穿过她膝弯正准备将人抱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妈咪。”

    两人动作一僵,一起转头看向床上的女儿。

    晚晚睁着迷瞪的大眼睛,“爸爸,你抱妈咪去哪里?”下一瞬似乎反应过来了,立刻从床上爬起来,一把抱住苏漾,“妈咪是我的,不许和我抢。”

    苏漾立刻放开纪承洲,抱着女儿重新躺下,“妈咪哪儿也不去,睡吧。”

    晚晚不放心,翘起小脑袋看了一眼还站在床边的纪承洲,“爸爸,你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看着女儿防备的小眼神,无奈勾了勾唇角,“好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出了房间,回到卧室,洗了澡,来到床前,盯着大床看了两秒,又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女儿的房间。

    苏漾侧躺在床上,回头看着去而复返的男人,“你怎么又过来了?”

    纪承洲眼神幽怨,“想和你睡。”

    “晚晚拉着我的手呢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站在床边与苏漾对视了几秒,“你抱着女儿往里睡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一起睡。www.youxiaoxs.com”

    苏漾有些哭笑不得,晚晚的床是一米五的小床,哪里睡得下三个人,尤其纪承洲那身高腿长的,“床太小了,没法睡。”

    “挤一挤。”

    “被子也不够盖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去抱床被子过来。”纪承洲说着转身出了房间,很快从卧室抱了一床被子过来。

    苏漾只好抱着女儿往里头挪了挪。

    纪承洲靠着苏漾躺下,他一个人一床被子。

    一米五的床,睡三个人,放两床被子,挤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苏漾只能侧着身子,翻身都翻不了,“纪承洲,这样没法睡,太挤了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侧过身子,面向着苏漾的后背,“这样有没有好一点?”

    总算松一些了,“嗯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靠过去,钻进苏漾的被窝,从身后抱住她,大手握住她胸前的柔软,吻了吻她的后脖颈,“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苏漾被他吓一跳,按住他的手,“晚晚在呢,别闹。”

    “她睡着了,我轻一点,没事的。”纪承洲身子往她身上贴紧了些。

    苏漾立刻感受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,“你……怎么反应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昨天被你压在医院楼梯间吻的时候就想要你,忍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苏漾,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好几个月没碰你,除夕那晚你又没让我尽兴,这次又隔了六天,你再不让我疏解一下,要憋坏的。”

    苏漾,“……”

    除夕那晚还没尽兴?

    差点折腾死她了,那次下面都做肿了好吗?

    不过,说实话,刚被他吻了一会儿,她其实也有点想。

    虽然上次他要得有点狠,但那种抵死纠缠,深情交付的感觉,也的确美妙。

    身体是真的累,但心情也是真的愉悦。

    大概双向奔赴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吧,看见心爱之人总想以最原始的方式靠近他,再靠近他,直到两人负距离接触,也永远嫌不够。

    “那你轻点。”她小声叮嘱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得到允许纪承洲大手便肆无忌惮的往她衣服里钻。

    很快,苏漾被他抚摸得脸颊滚烫,气息不稳。

    两人融为一体的时候,她差点叫出了声,怕被女儿听见,立刻又咬住了唇瓣。

    床太小,动作幅度又不敢太大。

    做得真的很憋屈。

    纪承洲搂着苏漾的腰,炙热滚烫的呼吸拂洒在她后脖颈上,哑声问她,“女儿还牵着你的手吗?”

    苏漾晕红了脸低低地应他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睡得沉不沉?”

    苏漾睁开潋滟的眸子,看了一眼晚晚,看着小家伙稚嫩的小脸,想着两人在做的事,突然觉得两人有点禽兽。

    竟然当着这么小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她小声说:“不做了,我怕晚晚醒,若是被她看见,多丢人啊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在身后按着苏漾的腰骨,缓慢融合,十分深入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触电般的酥麻感让她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男人低低的笑声在耳畔响起,“这么舒服,不做?你确定?”

    苏漾轻轻掐了一下腰间的大手,“不许笑。”

    “心情愉悦还不许笑,真霸道。”

    苏漾,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隐忍着缓缓交流,因为环境因素无法肆意的急迫感,让两人均憋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纪承洲也是久久无法真正的疏解,“我们去卫浴间?”

    苏漾也觉得这样下去太特么的难受了,而且这样男人似乎更持久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,万一晚晚醒了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不如去洗手间,两人都畅快,时间也能快一点。

    她尝试着轻轻拉开女儿的小手,等了几秒见女儿没醒,回头对身后的男人说:“你先去,我马上就来,动作轻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承洲起身进了儿童房里的卫浴间。

    苏漾轻手轻脚的下了床,替女儿掖紧了被子,也进了卫浴间。

    纪承洲见苏漾进来,立刻将她压在门板上热吻。

    两人均忍得难受,如沙漠遇到清泉,又如干柴碰到了烈火,很快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刚才太过束手束脚,这会儿不用顾忌吵到女儿,两人投入又肆意。

    苏漾很快被纪承洲送上了云端,抖着腿直哆嗦,舒服得咬着唇瓣嘤咛声也断断续续的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女儿的哭喊声从外面传来,“妈咪,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苏漾猛然从情欲中苏醒,睁开眼睛,抵着身前的男人,“晚晚醒了,在哭,快让开。”

    纪承洲正在紧要关头,上不上下不下的,卡得实在难受,可听着女儿令人心碎的哭声,又不得不停止,简直要了命了。

    苏漾迅速整理好衣服,拉开卫浴间的门见女儿穿着睡衣哭哭啼啼已经走到房门口了,“晚晚。”

    晚晚回头看见苏漾,愣了一下,妈咪没走啊,随即举着苏漾的手机,边哭边说:“妈咪,你电话响了。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