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这一幕,铁柱身体一下竖得笔直,两只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瞪大,一脸惊疑不定之色:“我没看错吧爹,二叔刚刚是不是用我的能力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古话说得好,亲兄弟也要明算账,更何况咱们只是叔侄。”

    它眼珠子不断打转,心机满满:“不是儿子我小气,二叔这种行为纯属是小偷,别的小偷好歹需要点手上功夫,他多看你几眼就把你东西偷走了,且得防着点儿,咱老江家的遗产一定藏好了!”

    江辰听得额角青筋暴跳:“要不我现在就死,提前把遗产给你?”

    铁柱一听就知道自己刚才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,连忙赔笑:“家产,家产,嘿那什么,爹您年纪大了,一定是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江辰一脚就过去了,铁柱也很配合的横飞而出,撞塌了一片十几米高的热带树林。

    前方的天道会执事南轸宿看着这一幕,眼角抽动了一下,始终面无表情的脸上,也终是浮现了一抹阴沉。

    对方如此嬉戏打闹,似乎根本没把自己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说不定自己判断错误了,辰王很可能真是一位深不可测的老怪物!

    而此刻,江小辰已经再度凶悍出手,踏步走向最后一名擅长符道的活化石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南轸宿寒声出口。

    却见对方连脚步都没有停滞一下,手里拎着漆黑的阔刀,猛然斩向那名符道高手。

    “老夫说,够了!”阴沉之声,恍若滚雷在虚空炸响,与此同时,苍穹上下起了瓢泼大雨,无数雨水形成一只巨掌,宛如整片天倾塌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小辰抬眼一看,眉头皱了皱,不得不将手中阔刀转变方向,斩向上空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恐怖的对撞,巨响滔天,大地都被无形的力道压得沉陷下去。

    南轸宿虽还未爆发出大能实力,但作为一位货真价实的大能,即便只用半步大能的力量,依旧强大到不可想象!远超先前三名活化石!

    江小辰虎口裂开,口鼻间也被这一掌震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不过他动作不停,竟是再度杀向了符道活化石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趁着先前两人对战的时机,逃到了天边,看执事出手了,以为万无一失,所以没有再继续跑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江小辰施展极速而至,毁灭波动涌现,天空一瞬昏沉下来,化为一片血黄之色。

    “南老救我!”

    南轸宿此刻如一头发怒的老年雄狮,威慑八方,凶芒毕露,他盯着江小辰,声寒彻骨:“小辈,你真是没把老夫放在眼里啊!”

    大雨如注,像是天河决堤了一般。

    老人站在雨中,像一尊苍古神祇,每一次迈步,身上的威压就厚重一分,他九步走出,宛如登临无上天,雨势凝成了一个连接大地和苍穹的巨人。

    而此刻,江小辰也已经轰爆了最后一名活化石。

    同时碾碎了对方的保命底牌。

    南轸宿杀意如海,已经下定决心要斩去此人,雨中的巨人挥动大手,天地都仿佛在颤动,乌云汇聚,滚雷不断,这一击分明已经是大能级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掌镇落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无数树木遭摧折,几座大山都被压平了,这还仅是余波导致。

    然而,南轸宿威严的脸上,表情却是一点点转为凝固。

    他死死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雨势巨人的手掌下,是一团暗金光芒,那条先前和辰王嬉戏打闹的黑龙,此刻正呲着一口大白牙,冲着自己笑。

    “水疗按摩,新项目?老头儿,创意不错,可惜手法差了点,尤其是力道不怎么足,你中午是不是没吃饭?”

    “年纪这么大了还出来做,儿女是不是不孝顺啊,唉,现在的人,跟柱子我没得比,我对我爹,那真是叫一个忠孝两全、子孝父慈,你这样的老货,就没这种福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它一开口就停不下来,甚至一个闪身来到南轸宿面前,几乎是贴在他耳朵边念念叨叨,一字一句,还尤为扎心。

    “老头你难道是孤寡老人,没有儿女了?还是说连儿女都死了,你还不要脸皮的赖着活了下来,老东西还挺惜命的!”

    “你年轻的时候生的是个儿子还是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南轸宿再也忍不住了,操纵雨势凝成的巨人,又是一巴掌拍下,撼动天地。

    可落在对方身上,只是发出一阵闷响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“柱子我有一个提议,既然你没有儿女了,不如认我当爹,好歹摆脱了孤寡老人的身份,将来出去也不会被人低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老人拳头都握紧了,眼神仿佛要杀人。

    可此时头上天雷就快劈下来了,不远处的辰王也虎视眈眈,他明白,自己的计划落空了,断然不可能再抢夺到那枚仙玉。

    “辰王当真是好底蕴,老夫自认不如,可有朝一日老祖宗出手,不知你还能否如此安然!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大能级的速度爆发,一闪身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江辰皱了皱眉,本打算让柱子缠着他,至少让这老小子挨一次雷劈,没想到对方能力也有奇诡之处,在大雨之中来去自如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再追,而是看向虚空中那个陶罐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位天道会执事离开时没有带走这件据说是道主级兵器的至宝。

    他一步走出,来到近前。

    铁柱和江小辰也走了上来,凝眉观察。

    “哥,这些封印和禁制很厉害,是无上人物布下的,但时间太过久远,已经多处破损,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了。”江小辰身具两百大道,懂的东西很多。

    铁柱则绕着罐子转来转去,眼、耳间有暗金纹路流转,吞下四道仙气后,它似乎又获得了某种好处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!”

    它突然出声,让两人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罐子里是一枚黝黑的心脏,应该很难吃。”

    铁柱的话让江辰都一阵惊讶,这小子居然透过几十层上古封禁,以及一件道主兵器,观察到了其中的东西?

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感知力!

    “那坏球抢了我的食物,又装模作样给了我点好处,现在儿子耳聪目明,可以更好守护我老江家财产了!”铁柱傲然无比。

    江辰的注意力则在罐子上:“一枚黑色的心脏,还有没有什么特点?”

    “我盯着它看的时候,有一道声音在我脑子里嗡嗡的响,问我想获得力量吗,想万人瞩目吗,切,柱爷我这样的美味,一旦流传出去,势必收到亿万人瞩目,我一直都在藏拙,很少跟别人说,它还想让我万众瞩目?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