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

    在熊熊的烈火之中,白绪是看上去最为镇静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他没有像宋佳辛那样狼狈地在地上惨叫,也没有像宋顾城夫妇试图用感情牌去哀求宋时意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扭曲的发泄,阴暗的情感,粉饰太平后虚伪的大团圆。

    场面滑稽到连他都觉得作呕,他都不理解宋时意是抱着怎么样的想法答应这场婚礼的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完全的窝囊废啊。

    在捅完宋佳辛以后,宋时意扔掉了手里沾血的刀子,然后平淡地坐到地上,虚无的瞳孔中倒映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痛哭流涕的林念和宋佳辛,慌乱无比但仍然试图维持体面的戚宣和宋顾城,还有满脸不可思议,仿佛遭到了天大背叛的宋顾城。

    曾经如同山一样的噩梦形象伴随着这场吞噬一切的大火轰然倒塌,连带着堵住胸口的郁气也随之散去,明明空气中的浓烟是越来越呛人。

    「你不逃走吗?」

    宋时意一点点转过头,看着微笑出声的白绪。

    「现在还来得及吧,火还没有完全烧起来,从正门就可以逃出去。应该也没有人会怀疑你的吧,毕竟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面,你只是一个幸免于难的可怜鬼而已。」

    白绪的建议听起来非常诚恳,但偏偏是在这样的场合里面,显现出几分难以言喻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戚宣跟看个疯子一样看着他,用手肘推他示意他不要发癫。

    「你和顾烨不是领了证吗,那他的遗产就该由你来继承了,还有宋氏,有了那么大的一笔钱,加上没了我们,你应该能过上想要的生活了吧。」

    宋时意抱着膝盖,安静地倾听着白绪为他分析利弊。

    原来心里都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清楚他们才是自己这一生不幸的万恶之源。

    但还是跟甩不掉的臭虫一样粘着他,把他拖入更加难以挣脱的深渊。

    为什么事到如今,反而要主动放手了?

    以退为进,还是突然想开了。

    算了,其实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宋时意厌倦又疲惫地闭上眼睛,拒绝了剩下的交流,打算就这么将一切都画上句号。

    温驯了一辈子,即使是最后的反抗,在毁灭他人的同时也在毁灭自己。

    突然间,杂物间里面传来不知所措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他怔然地睁开眼睛,从地上起来,打开房间门,看到了缩在狭窄角落里面不知所措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还有其他人在这里?

    他垂着眼眸,毫无神采的目光注视着这个眼生,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淘气藏起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然后一把将吓傻的人抱进来怀里往外走出去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有人误入,他反锁了房间的门,已经蔓开的火焰烧融了金属把手和里面的零件,把这里变成了彻底打不开的密室。

    只能一下又一下,用身体去强行撞开这扇紧闭起来的门。

    烟雾散得更浓了,燃烧着的梁柱从顶上砸下来,挡住了门口。

    幸好在前一秒,他已经撞开了门。

    吸进肺里面的烟雾颗粒呛得他喉咙都在发痛,身后几个人的尖叫此起彼伏地响起,宋时意昏昏沉沉地想到那群人以前高高在上的样子,不合时宜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将已经吓傻了的男孩托起来,越过梁柱把对方送到外面去。

    在男孩着地以后下意识往里面看过来时,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散下去。

    喉咙已经哑到根本说不出话来,他只能用口型无声地和对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不起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一根梁柱砸了下来,彻底封住了可以逃出去的道路。

    看着希望彻底破灭,陷入完全绝望的顾烨等人面色已经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只有白绪,在围观了刚才的一切后,脸上露出奇异又微妙,要笑不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直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管是当年为他流下的那滴眼泪,还是对于赵存一次又一次的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是因为他们特殊,只是因为宋时意就是这样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记住了的人只有他一个,只有他陷了进去,而宋时意却在重逢时根本记不得有过他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大火渐渐将他们全部吞灭,周围的鬼哭狼嚎比身上的灼痛感还要让人厌烦,在意识的最后,他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不甘。

    他甚至无法理解宋佳辛那群蠢货在嚎个什么。

    不管是财富,地位,还是他才走了五分之一的生命,即将失去这一切对他而言,好像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是真正想要的。

    拥有的时候没什么感觉,反正赵存那个恶心人的玩意也已经死了,白家的财产不管掉到哪里去,其实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他过去的二十年人生一帆风顺到无趣,所以一直放纵自己和宋佳辛他们混在一起找乐子。

    但最后,宋时意还是没有想起来他是谁。

    回忆起上一世宋时意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看向他,而是透过缝隙望着外面的样子,白绪很轻地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站在最顶楼天台的栏杆边上,非常恶劣地说道:“时意,我知道你特别特别地恨我,因为我也已经全部看到了,我们这群人渣曾经毁掉了你,所以重来一次,你才要不顾一切地想要向我们复仇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。”说着他缓缓闭上眼睛,没有任何防备地倚靠在栏杆上面,“这里没有监控,所以就算你在这里把我推下去了,也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,非常地一劳永逸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等待着,但眼前却安静地只剩下风声,睁开眼睛往前看,才发现宋时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啧。”

    白绪兀自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和上一世不同的选法吗?

    是因为远远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还是说……

    他咬着指甲,眼中闪过不怀好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是因为秦怀没死呢?

    想到上一世和秦令明做下的交易,白绪活动了下脖子。

    看起来还是得再交涉一次。

    宋时意在离开以后,面无表情回头看了眼。

    傻缺。

    他的未来不可能再和这些脏东西扯上任何关系,不管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要干干净净地将一切了结掉。

    出神间一个往前奔跑的小男孩没有看路,撞在他的身上,攥在手里的气球在一松手间飘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瞬间觉得失去了全世界的小男孩眼睛里面已经涌出了眼泪,呆呆地看着天空上越飞越高的气球。

    虽然好像不是他的责任,不管也没什么事……

    宋时意没有多想,还是从旁边卖气球的老爷爷那里买了一个过来,弯腰递给男孩。

    失而复得的男孩重新露出了笑容,对着他道谢后又兴高采烈地往前继续冲过。

    看着好像有点眼熟,不过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宋时意并没有放在心上,朝着相反方向继续走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接到了警局的电话。

    顾烨的效率还真是快到可以鼓个掌的程度,甚至比上一世还要快。

    清淡的笑容被掩藏在围巾下面,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警局里面,宋佳辛也在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宋先生,是吧。”负责的警官对他点头示意,“是这样的,我们刚才接到检举,说您与一桩杀人案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顾烨站在后面,冷淡地看着他,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鉴证人员确实在被害人的指甲里面找到了沾血的纸屑,现在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调查,对比一下DNA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宋时意答应得非常轻巧,但他抬手指向顾烨和宋佳辛:“顺便让他们两个也一起来测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警官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理由的话,我现在也检举他们两个,和同一桩杀人案有牵扯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很明显的临时污蔑了,警官犯难地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但顾烨已经拦在了明显有点心虚的宋佳辛面前:“可以,我也来测,阿辛就不需要了吧,反正你主要也就是想针对我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风轻云淡,显得宋时意明显是在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但宋时意只是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继续攀扯,随手摘掉了围巾: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过于随意的态度让顾烨心里一突,但他确实已经做好了后手。

    天衣无缝,这是决定性的物证,宋时意根本没办法狡辩。

    采完DNA后他们坐在过道的凳子上等待,因为这里是警局,所以顾烨也做不出多放肆的举动,只是时不时看一眼安静垂眸的宋时意。

    现在的这份镇定,只不过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顾烨直白地用手握住宋佳辛冰冷颤抖的手,试图给对方传递一些温暖和力量。

    期间宋时意打了个电话,似乎是在约什么人过来。

    顾烨皱着眉头,原本稳操胜券的内心更加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时间,他才看到,来的人居然是顾书黎。

    看着那张春风得意的笑脸,顾烨的眼角跳了一下,直接忽略对方友好的问候语。

    宋时意在这个时候把那私生子叫过来究竟是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终于熬到了结果出来,顾烨一下站起来迎上去,他实在是太过于急切,以至于没看到警官脸上相当古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冰冷的手铐直接扣在了他的手腕上,顾烨有些懵逼地看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重生成蛇,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无错版 在义庄当守尸人那些年百度网盘 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最新章节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梦 诗意小说 修仙:我的开枝散叶系统远方灯火 从火影开始的梦境之旅txt下载 外室美妾免费阅读 晨曦小说网 红楼贵公子免费阅读 长生图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