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房间后,郭靖便忍不住的问到妻子。

    “蓉儿,何事让你心事重重?”

    黄蓉微微一愣,随即笑道: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有什么事,是因为大武小武吗?”

    郭靖想到自己难得能看出妻子的一点心思来,势要为她排忧解难。

    黄蓉苦笑一声,摇头道:“那两个孩子虽然顽皮了些,倒也算得上听话,有什么可担心的!”

    郭靖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能让你如此烦心的,就只有芙儿喽?”

    黄蓉诧异的看了丈夫一眼,不解的问道:“你问的三个孩子中,不是和你朝夕相处的弟子,便是你的亲生女儿,为何却不能是杨过呢?”

    郭靖讷讷道:“过儿乖巧听话,从不跟那三个孩子瞎胡闹,他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黄蓉无奈的叹了口气,心想靖哥哥如此真诚待人固然是好,但若对方狼子野心,又如何会以真诚报你!

    “靖哥哥,我若说是杨过让我忧心呢?”

    郭靖大感诧异道:“过儿么?他有何事让你忧心?”

    黄蓉语气渐冷道:“就凭他是杨康的儿子,难道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郭靖闻言,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复杂。

    “蓉儿,此事我们已经谈论过了!”

    “当年,正是因为康弟从小寄居他乡,是由金国人养大,这才导致了他一心向金,不肯承认自己宋人的身份,以至于被荣华富贵蒙蔽了双眼,最后走上绝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郭靖说完,黄蓉便强势打断道:“你当年不也在蒙古长大,受成吉思汗的恩惠,还……还被授予金刀驸马的称号,你不也没答应么!”

    说到这,黄蓉的语气不自觉的缓和了几分,俏脸微微有些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郭靖挠了挠头,憨直道:“此事都已经过去这般久了,蓉儿你还提她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提,我不仅要提,我还要提一辈子!”

    黄蓉本以为郭靖会出言哄哄自己,却没想到他冷不伶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蓉儿,咱们还是说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过儿的事吧!”

    郭靖一时不知所措,生硬的转移着话题。

    黄蓉气得暗自跺脚,心想自己都说的如此明白了,怎的这个傻哥哥还是这般不解风情,心下又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那便说说过儿的事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过儿最近似乎在修炼内功,而且已经小有所成!”

    黄蓉切回话题,正了正神色道。

    “蓉儿,你已经开始传授他内功之法了吗?”

    郭靖皱眉问道,按他的打算,是准备传授几名弟子道家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,毕竟此类功法讲究循序渐进,不会有瓶颈,也不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,虽精进缓慢,却不失为最上乘的内功之法。

    黄蓉气得在这傻哥哥的肩上拍打了一下,皱眉道:“我哪有传他什么武功,这一个月来,不过是在教他读书罢了!”

    “啊?蓉儿你没有教过儿武功?”

    郭靖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的出现总是让我心神不宁,唯恐他是第二个杨康,我便一直不敢教他武功,但今日……今日我见他和大小武打架,他仅是看了一眼,便将二人的手上功夫给学了去,且用的比他们还要好,一想到他有此天赋,我就更加担心了!”

    黄蓉的话并没有引起郭靖的共鸣,他此刻还沉浸在妻子没教杨过武功,而杨过却凭着自己的本事把武氏兄弟打得灰头土脸这两个点上,心想这是好事啊!但一想到他们师兄弟之间不睦,又不禁为之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看妻子的表情,他还是没有发表自己的言论。

    “那蓉儿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黄蓉沉声道:“不能再把这孩子留在身边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让过儿走?他还这么小,你让他去哪?”

    郭靖顿时急了,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找到杨过,怎么能让他再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。

    黄蓉知道丈夫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,当即安抚道:“靖哥哥你误会了,这天下之大,怎会没有过儿的安身之处呢?”

    “蓉儿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,就别跟我打哑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靖哥哥,我打算把过儿送到全真教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去,让他拜入全真教门下!”

    黄蓉没有再卖关子,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全真教?”

    郭靖呢喃一声后,沉思良久道:“如果是全真教的话,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也明白,以妻子今日的种种表现来看,如果再想把杨过留下来,只怕是难了!

    但要让郭靖对杨过不管不顾,却也不能!

    现下黄蓉给郭靖提了个更好的提议,饶是以他的倔强,此刻似乎也唯有妥协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黄蓉见丈夫已经有所动摇,继续规劝道:“靖哥哥,你也是受了全真教马道长的教导方才有了今日,过儿他爹当年也是丘道长的弟子,如今让他拜入全真教门下,实在是最好的选择,你信不过蓉儿,难道还信不过马道长、丘道长他们吗?”

    郭靖立时说道:“蓉儿,我没有信不过你,只是……只是这样对过儿来说,未免太不公平了些!他如今已经是举目无亲,无依无靠,我们要是再抛下他,你说他以后会不会怪我们?”

    黄蓉道:“如果他真的能明白我们的苦心,那我们也可告诉他爹是如何死的了!”

    郭靖心中无尽苦楚,皆化作一道深深的叹息。

    其实黄蓉这次的心思十分简单,只是不想让杨过跟丈夫朝夕相处的在一起,否则即便靖哥哥不教他武功,也难保他天赋超绝,看透了靖哥哥的武功招数,万一哪天杨过因为他爹的事迁怒于郭家,那在他有心算无心之下,靖哥哥如何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要是送入全真教门下便好说了!

    只要自己修书一封,向丘道长禀明实情,让他只教杨过道教经文,却不教他武功,届时即便他资质超凡,所学的也不过是全真教的皮毛武功,若拿来对付靖哥哥,也只是以卵击石,终归难成大器。

    郭靖自然不如黄蓉想的那般透彻,只是问道该如何向杨过开口。

    黄蓉见丈夫默认,也是喜上眉梢的说道此事由她来传述,并说明自己还要教他些古经文义,好让他做个识大体,通大义的小才子后,才肯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郭靖心想,杨过若能多读些书,也是好的,当下没有异议的便同意了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。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