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日,两人渡过黄河,来到陕西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金国尚未被灭,因此淮水自大散关外依旧由金人把守。

    郭靖少年时曾在蒙古军中做过大将,并在当年攻灭花剌子模时擒杀了大金的六王爷完颜洪烈,只怕遇到有识得他的金国将领,招惹麻烦,便改换了马匹为极瘦极丑的驴子,与杨过乔装打扮了一番,扮成两个普通的农夫小孩。

    这一天到了樊川,已是终南山的所在,汉初开国大将樊哙曾食邑于此,因而得名。沿途岗峦回绕,松柏森映,水田蔬圃连绵其间,宛然有江南景色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循着景色上岗,不多时,便来到了山门口。

    正巧此时有两个道人从山上下来,几人撞了个正怀。

    郭靖本欲笑脸迎上,却不想那两个道人见到他们后,立时拔出刀剑,呵斥道:“来者何人!”

    佛山黄飞鸿……杨过一口槽卡在喉咙里,险些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郭靖立时答道:“在下是长春真人丘道长的故人,意欲上山拜见,相烦指引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闻言,眉头顿时紧皱道:“长春真人此刻不见无关之人,尔等速速离去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郭靖一时哑然,正欲再开口之际,另一个道士便抢先言道:“罗里吧嗦的说些什么,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说罢,一只手已经向着一旁的杨过推去。

    他瞧见郭靖虽一身农夫打扮,但却身材高大,自有一股凛然之势,不怒自威,便不敢轻易为难于他。

    可又想到他们二人奉命来山下看守山门,若是不将这二人驱走了,只怕师父要怪罪,于是便向一旁瘦弱的杨过出手。

    郭靖站在一侧,也是没想到这全真教的道士突然动手,等要阻拦时,却是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眼见对方向自己推来,杨过不动声色,未加理会。

    直到那道士的手触碰到杨过的肩膀时,却突然被一股反震之力给震得手臂发麻,整个人踉跄后退数步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另一人见状,赶忙横剑挡在身前,冲着身后大喊道:“来人啊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,有人闯山门啦!”

    “等等,误会!”

    郭靖大惊,先是怔怔的看了杨过一眼,随后便要解释。

    只见那道士一声呼喝,身后的山道上立时冲下来七八名道士,待看到郭靖后,立时拔剑相向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这两人使了什么妖法,伤了齐师兄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那几个不明真相的道士立马便将二人给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郭靖忙道:“大家不必出手,不必出手……我与丹阳子马道长,长春真人丘道长皆为旧人,不要伤了和气!”

    “呸,胡说八道,两位道长岂会认识你这庄稼汉,我看定是蒙古派来的奸细,大家先将这二人擒住再说!”

    原来近几月来,蒙古和金人在陕西一代打得火热,蒙古几次派遣使者前往全真派,有意要拉拢他们,不过均被马钰和丘处机等人辞绝。

    “好!!!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顿时应呵一声,立时出剑向着二人杀来。

    郭靖眉头紧皱,暗暗奇怪:“全真弟子都是有道之士,待人亲和,怎的这几人却是如惊弓之鸟般,毫没来由的对人刀剑相向!”

    眼看其中一人的长剑刺来,他身形微侧,平推出一掌拍在他的剑柄处,将他向左推开,与另一人的长剑交撞在一起,同时架开了两人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一个矮道士见杨过瘦弱,是个少年孩童,便抢着向他攻去,殊不知杨过此刻心情大为不爽,一想到自己将来的一段时间都要待在这破道观中生活,心情便不由自主的低沉下来。

    正待此时,那矮子持剑刺来,跟着只见杨过抬头向天,浑若不见,呼的一掌向自己头顶空空拍出,手掌斜下,掌力化成弧形,四散落下。

    这一掌力似穹庐,圆转广被,实是无可躲闪,那矮道士瞳孔一缩,还不及反应,便被掌力击在身上,连带着手中的长剑也被掌力崩断,整个人吐血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正是黯然销魂掌中杞人忧天,并非一掌取胜,而是在不断重叠的掌力下,蓄以极大的真气力量,先是震断了对方的兵刃,随后在击在了他的胸口,将之重伤飞出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这一招的威力极大,若非杨过有意留手,怕是能直接将他一掌格杀!

    郭靖回过神来,见杨过一掌便打伤了一人,当即喝道:“过儿,不可伤人!”

    “郭伯伯,这群全真道士如此惊神疑鬼的,你就不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他挥掌震退了攻来的全真弟子,若有所指的说道。

    郭靖立时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,但一时间也想不出是何原由,下意识的便问道:“过儿,你是发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这群道士突然来看守山门,显然是料定有敌人要来,只不过这上山的路何止一条,我们或许会老老实实的从山门进入,可要是来犯的敌人,怕不会这般傻了!”

    杨过的话立时点醒了郭靖,他正欲开口向这几个全真弟子询问,可对方那表情恨不得杀了他们,岂会听他的解释,想到重阳宫很可能遭逢大敌,郭靖心急如焚之下,也不愿再跟这几名弟子纠缠,当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震飞出去,随后拉着杨过,向着山上发足狂奔。

    余下的全真弟子见状,正欲提气追赶,可对方的速度太快,兔起鹘落间,便消失不见,只能悻悻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郭靖带着杨过一路奔上山顶,沿途经过了金莲阁、抱子岩两地,待行到一处险峻狭窄的山道时,却被一块阴森可怖的巨石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只见岩石后跳出四个道士来,手持长剑的将郭靖二人拦下。

    郭靖见已近重阳宫前,便没有再隐藏身份道:“在下桃花岛郭靖,上山拜见丘真人,还望几位放行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年长的老道士不由嗤声道:“郭大侠名闻天下,乃是桃花岛黄老前辈令婿,岂能是你这般无耻淫贼!”

    郭靖眉头一皱,心想“无耻淫贼”四字可不是谁人都能说的,当即解释道:“在下确是郭靖,烦请诸位带我与丘道长一见便知!”

    那道士见他不过是个乡野汉子,丝毫不听他的解释,大喝道:“废话少说,敢来我终南山恃强逞能,我看你是不想活啦!”

    说着,便持剑向他攻了过来,脚踏奇门,长剑晃动,向着他的腰间胁下刺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。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