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朝说的什么话,包房的钱他付过了,乔安安过生日,难道还需要她付不成?

    去公司前,她给齐野挂了个电话。www.zhijuewx.com

    齐野同意与她见面,他把地点选在了西餐厅。

    高档西餐厅,琴声悠扬而美妙。

    齐野今天的话,明显比昨天少,态度也比昨天要拘谨多了。

    沈念搅着咖啡,抬眼看了看对面的男人,男人今天头发打了发蜡,看起来精神不少。

    “齐经理,考虑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齐野本来想打算与傅氏合作的,因为,没有哪家公司,回扣能给的比傅氏多,他不松口,不过是垂涎沈念美色而已。

    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,谁不喜欢。

    连傅寒夜那种高冷男神级别的男人都逃不过,何况他这个凡夫俗子。

    想到傅寒夜昨晚踢坏的酒瓶,那酒瓶碴子,溅了片在自己眼角,差点把他眼角都划破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场景,齐野就胆寒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我也不打算瞒你,看在傅总的面子上,我把我手上的项目全都给你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齐野一副不想再也沈念聊下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念漂亮的脸,舒展:

    “谢谢齐经理抬爱,我很荣幸能接到你手上的项目,但是,我希望你给我的项目,是看在我自身能力上,而不是要傅总的面子?”

    齐野看着沈念,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笑:

    “沈小姐,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沈念:“有,不但有区别,区别还很大,我与傅总,什么关系也没有,我只是傅氏一名普通的刚入职的职员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论沈念说什么,齐野都不会相信,毕竟,眼见为实嘛!

    沈念从包里拿了合同,合同递给齐野,齐野爽快地签了。www.youxiaoxs.com

    沈念十分感激:

    “齐经理,有我沈念能帮心的地方,尽管吩咐,我一定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以后,齐经理手上如果还有业务的话,我还是要麻烦齐经理的。”

    齐野摆手,想说,你有傅寒夜那尊佛撑腰,还会缺业务?

    转念一想,觉得人家毕竟没有公开关系,就算傅寒夜真喜欢她,也不可能娶她。

    舍弃一个自己心心念念的美女,心里是难受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他见沈念第一眼时,就心动了,昨天一整天,他都在想着怎么将她弄到手,如果不是昨晚的小插曲,估计,他昨晚做梦都会梦见她。

    齐野叫来服务生,沈念见他要付账,赶紧拿了手机,她争着要付,齐野抓住了她的手:“我齐野虽然花名在外,但是,与我交往的过女人都知道,我从不让女人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付钱这种事,男人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念剥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齐野不以为然,付了账,他依依不舍望了沈念一眼:

    “如果以后被欺负了,找我,放心,我会永远在原地等你。”

    言罢,男人迈着长腿走了。

    男人堆里,齐野年轻有为,如果不与傅寒夜那种盛世美颜比的话,长得也还算可以,对女主又大方,天生多情,狂野不放,身边应该是不缺女人的。

    齐野的话,沈念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齐野的这单业务,可以让她提到十万块的成。

    沈念暗自窃喜不已。

    街边买了盒快餐,她坐到街边的椅子上,一边吃外卖,一边给许静宜打电话。

    许静宜听说可以进傅氏,眼睛都绿了,马不停蹄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沈念带她去人事部报道,办好入职手续。

    闺蜜俩能在一起上班,高兴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傅氏销售部,竞争还是很激烈的。

    主要是傅寒夜给的奖金太诱人了。

    为了高额奖金,大家经常为了业绩撕破脸。

    沈念跟了李欢,自然把许静宜也拉了过来,而姜虹跟的是另一个业绩与李欢不相上下的销售经理,刘芯。

    刘芯做事虽雷厉风行,老练持重,却比李欢要心狠手辣得多。

    今天傅氏高层会议,足足开了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回来后,李欢脸色灰败,情绪不佳。

    她下面的人,没人敢去与她讲话。

    好半天,李欢才召集她手下的人开会。

    会上,李欢声音充满悲愤:

    “咱们这个组业绩,比刘芯组整整低了一倍,刚才,高层会上,我被傅总批惨了,这个月,不管想什么办法,我们都必须超过……至少赶上她们,大家一定要有信心,把你们吃奶的力气都给我使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丽是老销售员,熟悉公司情况,不满嘀咕:

    “欢姐,人家是靠睡拼出来的业绩,我们怎么拼得过?”

    另一名老销售员接口: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,又添了个姜虹,你们知道姜虹以前干啥的?”

    有人不懂,不懂就问:“干啥的?”

    “专门混迹夜场的外援女,认识不少的大咖,听别人说,十五岁就出道了。”

    姜虹的历史,李欢听了都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,她反应过来:“没事,不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”

    有人恍然大悟,说出疑惑:

    “难怪她认识乔安安,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似的,刚进公司,就到处说,她是乔安安托傅总安排进来的,不知道傅总在想啥,那种女人安排进来,不怕咱销售部搅天昏暗的才怪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李欢感觉压力山大,她暗吸了口气:

    “对于公司来讲,谁能赢利就是强者,大家要不发这么多牢骚,我相信我们只要努力,就会有钱钱进腰包,大家也一定要努力,这关系着大家的钱袋子,不然,到时,你们工资降了,可别说我没提醒大家。”

    李欢挥了挥手,示意散会。

    大家小声议论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念正要走,被李欢叫住,许静宜看了沈念一眼,她示意许静宜先离开。

    许静宜出去时,还体贴地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沈念,齐野那儿的合同,不到一天就拿下来了,比我预期的要快了差不多半个月,这说明,你是有潜力可挖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有潜力,或者说努力的手下,李欢是从不吝嗇表扬的。

    沈念并没有因上司的表扬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保持着一颗平常心,表情谦虚:

    “运气好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欢并不赞同:

    “齐野那货,出了名的好色,你能全身而退,且时间这么短的情况下拿下他,实属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打算把我手上顶尖的业务,都交给你,我好抽出时间去拓展新的业务。”

    沈念顿觉眼前一亮,信誓旦旦表决心:

    “承蒙欢姐看得起,我一定不负欢姐重望。”

    w   ebiquge.   zhuishu   bookabc. 

    7878xs.   ranwen520.   xiaoshuwu   99shung.

    d9zw   biquge0.   yjwxw.   ffzw.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