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两口打情骂俏的场面,看得人脸红,王朝赶紧捂住了眼,辣眼睛啊!

    杨九红安抚了白妩情绪,伸了伸懒腰,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,推开卧室的门,阳台那边的门没有开,有耳语声传来。www.yaoying.me

    看到白沉封在打电话,她走到门边,正准备伸手关门,忽然一句‘相宜,你不要着急,这事操之过急了不好。’

    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,她看到白沉封的神色,无比温柔,还很烦躁,白沉封没看到他,转过头,用背对着她,点起了烟。

    杨九红把耳朵贴到门上,也听不清男人说什么了,怕男人发现她偷听电话,她关上了门,慢慢走回到房间,心里久久不能平静,脑子回旋着男人的话,尤其是男人温柔的神色,在她脑子里放大后,她的心,再难安静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温柔的白沉封。

    白沉封变心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让她忍不住也点了支烟,点火时,手是抖的。

    烟抽完,她也慢慢平静下来,然后,她发誓要找出那个叫相宜的女人。

    门开了,白沉封进来了,瞥了眼烟灰缸里冒烟的烟头,“少抽点,对肺不好。”

    杨九红没有像往常一样迎上去,而是含笑看着他,心里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怕男人看出破绽,她转移男人注意力,“你为什么允许傅寒夜两口子去一号汤?”

    白沉封以为然,“人家一次给五千美金,白家如今,正是用钱之际。”

    杨九红知道,这不过是搪塞自己的话而已,她笑了笑,“那不如对外开放,会挣不少外块呢。www.guokewx.com”

    白沉封冷冷道,“妇道人家,懂什么?”

    他去衣帽间,见他动手脱外套,杨九红的声音传了来,“要出去?”

    白沉封脱下外套,挂在衣架上,又从取下衣架上的衣服,一边穿,一边说,“有单生意要谈。”

    男人就要离开时,杨九红忍不住问,“填补亏空的钱,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白沉封终于抬眼,看向她,“你问这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享你的清福,不好吗?”

    说完,男人头也不回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杨九红的目光,死死注视着白沉封离开的身影,又点了支烟,刚抽了一口,香烟在她手上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白沉封,这么多年了,我跟着你,无冤无悔,你倒好,竟然学起了小年轻,玩起了出柜的勾当。

    杨九红并不相信男人是真的出去谈生意,说不出去见情人了,这样的念头一旦在脑子里滋生,便像野草一样疯狂生长。

    她穿上外套,开着车,追着前面那辆宾利,怕白沉封发现,她始终与宾利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    车子驶到一间会所门口,车门打开,白沉封下了车。

    杨九红轻轻踩下刹车,她的双眼,紧紧盯着前方会馆的名字,澜烟。

    挺好听的名字。

    杨九红找了个车位,把车子熄了火,打开车门,下车。

    她走进澜烟时,已看不到白沉封影子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吧台,对调酒师打听情况,调酒师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
    澜烟很大,房间很多,她不可能一间一间地去找,所以,她聪明地等在车子里,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小时后,有个身姿卓约的女人出来了,身后跟着一个人下人模样的人,而这个女人,墨镜遮去了大半脸,根本看不清轮廓,尽管这样,杨九红还是能看出,女人五官极其漂亮,气质也是相当不错,从她拎的包包,以及她腕上的表,不难看出,是个富贵的阔太太。

    阔太太左右看了眼,走出澜烟,上了前方的那辆迈巴赫。

    那车,比白沉封的车都贵上好几倍。

    车子扬长而去时,她拿手机,拍下了车牌。

    没一会,白沉封也出来了,他往前方看了一眼,然后,从她身边擦过,直接上了前面的宾利。

    司机发动车子,白沉封离开。

    杨九红注意到了刚刚白沉封的神色,面上虽然愁容,但明显情绪没有刚才急切了。

    是那个女人,安抚了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杨九红忽然就意识到,她头顶真绿了,这样的事实,冲击着她的心,让她无力瘫坐在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两分钟,她把自己从悲伤情绪里剥离,低头瞟了眼手机上的照片,车尾号是五个0,她发誓要找出这个车主。

    杨九红托人脉关系,迅速查到了车牌的车主,是段家夫人权相宜。

    相宜?

    她终于搞明白了,白沉封柔情蜜意的那声相宜的女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由于对方身份特殊,她没有贸然前行。

    而是回了白家。

    她到处看了看,见白沉封没在家,放松了警惕,直接去了书房,此时的书房,安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她从抽屉时,找出一个牛皮袋子。

    袋子里的东西,拿出,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,没有姓名,但上面明显写着dna相似度,百分之九十九。

    想到某种可能性,杨九红感觉自己气得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她拿手机拍下了照片,又把报告揣了进去,再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她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此后,杨九红的心,再也没办法平静如初。

    白沉封与权相宜之间,有个秘密,而这个难以启齿的秘密,应该是他们不止有私情,还生过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杨九红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她又没办法消化自己奔腾的怒火,所以,去找了白妩。

    把这件事告诉了白妩。

    白妩听了,也傻眼了,但是,手机的照片,就是他父亲出柜的证据。

    白妩怒不可遏,“妈,你说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九红平时也是个有主意的人,此时,也慌了神,毕竟,她老公给自己戴了绿帽。

    对方的身份来,来头都比她大。

    也长得比她漂亮,她感觉自己被打败了,全身没了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