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是听到了多么好笑的笑话般,陈放的声音刺耳:

    “沈念,你要怎么让我吃不安完兜着走?”

    陈放的目光,在她脸上身上扫了好几眼,眸色轻蔑: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本事?你除了是傅寒夜的老婆,这个标签外,你凭什么让我吃不完兜着走?”

    沈念从小环境不好,养成了要强的个性。www.luanqingshu.com

    陈放的话,狠狠刺痛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不想再与这个无耻的男人交流下去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要走,陈放拽住她,想把她拽去角落,沈念甩手就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耳光打得很狠,手心都红了。

    男人可能是没想到沈念会动手,脸重重一偏,舌尖抵了下后糟牙,嗤笑了一声:

    “我不打女人,但是,你给我记住。”

    男人拂袖走了。

    沈念刚回到公司,许静宜就迎了过来: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沈念心情很不好,没有想说的欲望:

    “以后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沈念没办法告诉闺蜜陈放是谁,她也只是知道男人是傅寒夜哥们儿,看样子,与乔安安关系也不浅,如果仅仅只是傅寒夜兄弟,是不可能这么着急要找她的。

    好像很心疼乔安安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念不愿意说,许静宜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她又忙别的事去了。

    回来后,她在沈念耳朵边八卦:

    “念念,听她们说,傅总今天没来上班,好像心上人出事了,王朝都没来,你说,是哪个女人能拴住傅总的心?”

    许静宜一脸羡慕。

    沈念并不在意,嘱咐她:

    “干自己的活,少点八卦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,关于傅寒夜照顾乔安安的新闻又上了热搜,这次,媒体炒得更厉害了,媒体是这样讲说两人故事的。www.zichaoshu.com

    据说,昨晚,乔安安得知了傅寒夜已婚的消息,想不过就割腕自杀了。

    大家猜测傅寒夜隐婚老婆是谁时,都在同情乔安安,当然,同情乔安安的多数都是她的粉丝,粉丝们纷纷为女神心疼,还买了许多花去医院慰问。

    去探望的粉丝出来,就告诉记者,说乔安安状态很不好,情绪比较激动。

    消息一爆出,怕乔安安走极端的粉丝,一边心疼乔安安,一边开始动手寻找傅寒夜隐婚老婆是谁。

    好像不把此人抓出来杀了,像是无法泄愤。

    谁敢伤她们女神,她们就要诛了她。

    沈念做梦也没有想到,最后,她是傅寒夜妻子的事被爆上热搜,还贴了她的清晰大头照,照片是她进公司时人事部的照片。

    这照片一公布,整个公司沸腾。

    李欢是第一个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李欢看她的眼神,说不出来的意外:

    “念念,你与傅总真是夫妻?”

    沈念汲了口气,“假的,我们没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欢并不信:

    “可是,公司都传开了,你说,你是傅夫人,又何必要到公司来受这种气,傅总怎么想的?你又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沈念眉心跳得厉害,她按住作痛的太阳穴:

    “李姐,我可能得罪了人,被人家盯上了,就像你说的,如果我是傅夫人,我不在傅家呆着,跑这里来干嘛。”

    李欢还是不信,说出自己的疑惑:

    “可你是王朝带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王朝是有点亲戚关系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个比较有说服力,在沈念的再三保证下,李欢相信了。

    李欢拍了拍她的肩,替她打气:

    “没事,别理那群疯子,她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李欢骂的,自然是那些好事者。

    许静宜惊得瞪大眼,找过来:

    “念念,你……你……真与傅总结婚了?”

    许静宜没想到沈念结婚了,而且,还傍上了这么个有钱的男人,她吃惊之余,也替沈念高兴。

    可沈念的话,像盆冷水从她头浇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有人想整我,才有了这样的新闻。”

    许静宜失望的表情是那么明显,显然,相比较而言,她还是希望沈念与傅总真有那样的关系,然后,她就可以在傅氏长久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得罪了谁?”

    许静宜恨的牙根儿痒: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,竟然这样诽谤你,网上骂你的人很多,都说你不知廉耻,勾引傅总,趁虚而入,破坏傅总与乔安安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与傅总真结婚了,那也是乔安安破坏了你们的感情,我说乔安安才是第三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发了一句,被一群人围攻,我不敢再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刚刚网上的一场战争,许静宜就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那些人,完全就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网上的热搜,在傅氏公关出面后,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寒夜出手,无非是怕事情闹大了,对傅氏对自己影响不好,沈念根本不会去想,他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她不敢那样想。

    下午,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打了下班卡,沈念与许静宜一前一后走出傅氏大厦。

    一个东西扔了过来,沈念抬手本能去挡,鸡蛋从她指尖划过,落到地上摔破了,嗅到鸡蛋的腥味,许静宜看着地上破碎的鸡蛋,吓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在第二个鸡蛋扔过来时,她用身体挡在了沈念面前,那些鸡蛋就扔到了她头上身上。

    “沈念,你个坏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破坏人家感情的第三者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,小心绝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“沈念,你个狐狸精,坏透了,小心生的儿子,没屁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鸡蛋扔过来。

    意识到围过来的人比较多,沈念将许静宜拽过来,护到身后,那些扔过来的鸡蛋,全都砸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闺蜜两个人相互紧紧抱着,这一刻,似乎什么也不能做。

    她们的发丝上,额头上,脸上,全都明黄一片,疯狂粉丝正要围过来时,警车呼啸而来,警察下车,迅速在她们周围牵起了保护线。

    有个别疯狂粉丝,像丧失了理智,甚至越过保护线,疯子一样使劲向她们扔鸡蛋。

    沈念拉着许静宜,顾不得自己一身的狼狈,往后门走去,从后门迅速跑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许静宜虽然独立,但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状态还算好,至少,她没有哭。

    沈念拿毛巾替闺蜜擦头发上的蛋黄,许静宜也迅速拿了纸为她擦脸上的臭鸡蛋。

    两人紧张的心情,在安全的房间里,才慢慢放松下来,只是那样的场景,既骇人又让人胆战心惊,如果警察没有及时赶到。

    那群人应该会围过来,她们遭到的就应该是乔安安粉丝的疯狂踢打。

    想想都后怕。

    沈念迅速冷静下来,她在思考应对的办法。

    许静宜情绪相当激动,一直在骂着乔安安以及她疯狂的粉丝。

    w   ebiquge.   zhuishu   bookabc. 

    7878xs.   ranwen520.   xiaoshuwu   99shung.

    d9zw   biquge0.   yjwxw.   ffzw.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